大野玉子💙💛

那之后的每一天都在想念一个不可能的人

【大野智×你】画室的秘密

嘛 除了小先生她是我最喜欢的人啦(*´âˆ€ï½€*人*´âˆ€ï½€*)

绛紫琴音:

 @大野玉子💙💛 ç”Ÿæ—¥å¿«ä¹äº†ï¼Œç‚¹çš„师生梗,赶在期末复习还给你憋梗感动不,实在是写不出来你就凑合看吧。人在国外就给你按当地时间庆生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你走进空无一人的美术教室去完成上课时没画完的那幅画。翻过已经画好的石膏像,下面是一幅肖像画,是上课时在作画的老师。你拿起笔,看着画室前方空荡的座位去回想老师的样子。你不太记得是哪一次抬头看向老师,但他那时认真作画的样子就如同刻在心里了一样。他的眉,他的眼,连他不自觉嘟起的嘴都透着可爱。明明眉眼秀气的像女孩子,可是在他身上却透着灵气,一点也不违和。他骨节分明的手稳稳的握着画笔在纸上划过,偶尔转动的眼神让你吓得赶紧转移目光。你说不清那是什么样的心情,只是拿着笔,想把那时的老师留下来,留在画上。


不知不觉中时间过的很快,夕阳从窗子照进屋内,你终于放下了笔。看着老师的座位,突然很想知道老师在画什么。你还没来得及有下一步动作,大野老师拉开了了画室的门。你手忙脚乱的翻回画纸,暗自庆幸了自己的先见之明。


“咦?你还在画画吗?社团活动都已经结束了哦。”


“嗯,我画完了,这就走了。”你收拾好东西和大野老师道别,飞快的溜掉了。


在路上你捧着发红的脸,果然很在意老师的画,早知道刚进屋的时候就去看看好了,你懊恼着。画应该没关系吧?反正盖在石膏像下面,没人会想到的,没事的,没事的。心里安慰着自己,你走出学校回家。


楼上的大野老师从窗口看着远去的你,来到了你的座位,翻过了石膏像的画纸,看到了你刚刚画完的画,画纸下有小小的字“私の大野先生”。大野老师无声的笑了,放下画纸走出了教室。


风从窗子吹进来,掀起了老师的画纸的一角,那是老师画的正在作画的你,老师漂亮的字清楚的在画纸上写着“彼女”。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我觉得我不要再尝试SA之外的门把了,除了特定梗,我都不敢落笔,严重ooc啊,哭唧唧。最近考试要失踪,接下来也要进入认真学习的一年,更新缓慢,反正我也是自己写着玩的,有缘见啊各位。预告一篇nini的幼驯染梗,一直想写还没动笔,不一定什么时候写完,不一定什么时候发。



绝地求生-就你不会说情话

妈呀抱起二宫和也百米冲刺 我也想听情话 晚上床上的那种 ///www///

要阿智抱抱亲亲举高高:

二宫和也:情话?我经常说的呀?
你:哪有!我怎么不知道?
二宫和也:嗯,给你点提示。晚上、床上。
你:///住嘴!
二宫和也:嗯?不听情话了吗?


樱井翔:情话?咳咳咳……
你:你都没和我讲过!
樱井翔:唔,这种事情我们回家说。
你:真的?
樱井翔:嗯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


相叶雅纪:夫人想听什么样的情话?
你:你有很多情话?
相叶雅纪:当然!
你:你说!你还想对谁说情话!
相叶雅纪:没有哦!除了你,我谁都不想说。


松本润:情话?
你:嗯嗯,对啊!
松本润:我觉得做比说更能表达我对你的爱意。
你:咦咦咦?现在还是白天啊!
松本润:想什么呢?嗯~我只是想抱抱亲亲你。不过,你想要的我都会满足你。


大野智:情话?
你:对呀!
大野智:………
你:你是不是不想对我说?
大野智:不是!不是!我只是觉得自己嘴笨,夸不出你的所有好!
你:真哒?
大野智:何其幸运,能够拥有你!

有人认为爱是性,是婚姻,是清晨六点的吻,是一堆孩子,也许真是这样的,莱斯特小姐。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,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。——塞林格《破碎故事之心》